执行一度陷入僵局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22 17:13    次浏览   

廊坊中院副院长王振合说,制约功能是信息平台的重要功能之一,被执行人信息一旦被录入执行诚信联动信息管理平台,则被执行人在置产、消费及出境等方面活动将受到严厉地制约,其失信成本大增。

2011年7月11日下午2时许,霸州法院执行一庭副庭长刘华栋接到申请执行人的电话后,立即带队赶到廊坊某大酒店,找到在此就餐的被执行人、廊坊市城市建筑安装工程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

于某:“我们不知道。儿子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他是成年人,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事情。”

无奈,法院进行了公告送达,要求贾某限期到法院履行义务,公告期满后,贾某仍无影无踪,执行一度陷入僵局。

既想耍赖又想招标的自觉履约

(责任编辑:徐晶慧)

“铃、铃、铃”,2011年9月18日9时许,廊坊中院执行庭庭长蒙鲜接到廊坊市开发区某公司老板张某的电话,主动要求立即履行法院判决的还款义务,并请求法院撤销其在法院执行诚信联动信息管理平台记录的不良信息。一个想赖帐不还的“老赖”再也赖不下去了。

诚信联动信息管理平台以法院为主,与市政府信用办信息系统、市监察局行政审批电子监察系统和全市规划局、建设局等43个有行政审批权的执行联动成员单位的行政审批系统互联互通,作为被记录人申请行政审批事项和评定信用等级的重要参考依据。

次日,三河市法院执行庭执行员李清励再次与贾某的母亲于某取得联系,传唤贾某到三河市人民法院执行庭履行义务,于某不仅不承认儿子已经回国,还说儿子没有经济收入,无力履行,家中也很困难,没有协助履行能力。

眼看具有可能通过竞标取得更大经济利益的机遇,因欠款的不良信息被取消资格,深深刺激着法人张某,他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履约还款,去争取企业的更大利润。

执行法官刘国峰耐心地向刘某介绍案情及判决书所判决的事项,刘华栋副庭长也耐心地请刘某到霸州法院执行局说明情况。但刘某依然大喊大叫,拒不配合法院执行。

2011年6月12日,三河市法院执行庭执行员李清励找到贾某的母亲于某:“您好,您是贾某某的母亲于某吗?”

可刘某仍然不露面,在申请执行人发现刘某行踪请求执行人员到场后,刘某仍然置若罔闻,拒不认账。

根据贾某拒绝履行义务的情况,三河县法院决定申请中院审批,将贾某的信息录入执行局诚信联动信息管理平台,限制其再次出境。

既想欠债又想出国的主动履约

原来,霸州某建筑公司与廊坊某建筑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建筑公司收到法院的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令后,既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也拒不如实申报财产,其法定代表人刘某在法院依法多次传唤后拒不到庭,还有意躲避法院执行人员。

执行人员不弃不舍,终于到公安机关调取到贾某在加拿大某大学读书的信息,且在近期要放假,贾某很可能回国。执行人员决定抓住其回国的机会进行执行。

于某:“我是,您是哪位,有什么事情吗?”

8月2日,经廊坊中院审批,正式将贾某某的信息录入诚信联动信息管理系统,决定采取限制贾某出境措施。

李清励:“父母哪会不知儿子在那个国家读书?”

李清励:“他在哪个国家那所大学读书?”

执行人员考虑到被执行人是一家国有企业,在当地有一定影响力,为不影响企业正常生产局面,没有对被执行人立即采取强制处罚措施,而是一方面积极做被执行人监管部门的思想工作,耐心劝说其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一方面积极查询被执行人财产的策略,力争取得和谐执行效果。

企业单位的不良信息一旦被录入执行诚信联动信息管理系统,再报请行政审批、融资、投资、招投标等各个涉及诚信的方面,就会受到方方面面极大地关注和制约,对于影响企业、个人的声誉和经营发展发挥重要影响。

经院领导审批,执行局果断将其不良诚信的信息录入管理平台,从此,这家公司的不良诚信信息展示到了诚信网络系统,业务开展自然受到有关方面的关注。

原来,这家公司欠款纠纷进入执行程序后,公司法人代表张某,一直与执行人员周旋,以暂时没有偿还能力为由拒不履行,且银行无存款、名下无车辆房产、外部无债权,提前做好了“全方位”耍赖准备。

廊坊法院诚信联动信息管理平台运行4个多月来,全市法院录入案件136件,标的额10874.473万元,有财产案件执结率达98%,比去年同期提高10个百分点,采取强制措施率比去年同期下降5个百分点,自动履行率达52%,比去年同期上升15个百分点,执行结案期限平均为90天,执行效率大幅提高,涉执行信访发案率明显降低。

9月17日,这家公司拟申报参加一个市政府组织的公开招标会,市政府审核中发现,这家公司被法院执行诚信联动信息管理平台记录有不良登记,尚有未完结的民事执行案件,遂通知这家公司,因诚信问题未通过审核,被取消竞标资格。

于某:“贾某某不在国内,在国外读书,他去不了。”

与此同时,执行法官向贾某的母亲于某送达了诚信联动信息管理风险告知书,并且当面告知于某,限制贾某某出境后,可能造成贾某学业终断,还会影响到贾某某及其家人的社会诚信的后果。

一周后,于某主动要求与申请人达成和解,该案顺利执结。贾某某按时又到加拿大读书去了。

为执行这笔款项,执行人员几次外围突击查询,皆无任何收获,依法对该公司的财务室和经理办公室进行了搜查,其账目清晰、财产信息空无,执行人员又十几次走访查寻该公司财产也无果,“赖账”的前提准备工作非常到位。

执行人员通过查询廊坊市地税局,得知被执行人在其纳税账户2011年1月至3月份交纳各项税款5854364.73元的记录,认为这些足以证实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

李清励:“我叫李清励,是三河市人民法院执行庭执行员,有事向您告知,申请人单某某诉您儿子贾某某房屋买卖居间合同纠纷一案,已经进入执行程序。依照法律程序,我们请他本人或家人前来法院办理送达执行通知书等相关手续,希望贾某某履行法律义务,给付申请人单某某违约金5万元。”

中国经济网廊坊12月26日讯(记者雷汉发、通讯员雷德亮 马运涛) 2011年8月,廊坊市法院积极与有关部门协调,摸索建立了执行威慑长效机制,创建了廊坊法院执行诚信联动信息管理平台,让那些执行中的“老赖”们个个变成了乖舛。

三河县法院在执行单某与贾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因被执行人贾某在国外读书,在国内无工作,也无其它财产,执行人员试图让其父母配合法院执行。

鉴于这家公司拒绝执行法院判决的情况,霸州法院报请中院审查,果断采取措施,将这家公司的欠款不还情况登记到执行信息平台,短短几天,这家公司在本行业内的招投标中产生了极大不良影响,公司连续参加4次招标被拒,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执行平台的巨大威力,不得不主动将全部执行款打入法院帐户。

于某:“这件事我们也根本不清楚,你们到国外去找贾某某吧,和我们没关系!”挂断了电话。

当刘华栋说明来意后,张某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公司与这个公司根本没有任何业务往来,我不仅不知道这个案件是怎么回事,而且连他们是谁都不清楚!”张某边看判决书,边态度恶劣地叫喊。

2011年6月28日,执行人员得到贾某从加拿大回国的信息。